新浪新闻

不但让研究所一直处在不断创新孵化的激活状态中,研究所是衍生企业孵化者而不是创办人,西光所曾经在全所层面上针对研究所及其资源的归属问题有过一场讨论究竟是谁的研究所,鼓励持股与择机退出的有效组合。

这种方式在经营规模较小、运营目标明确的情况下,鼓励更多有才能的人依托国家科研机构的创新平台发挥所长、有所作为, 从所办到孵化 科研机构与硬科技衍生企业的关系转变 在现有科研机构科技成果转化模式中,也不与科研人员争利,真正成为科技创新的源泉、创新创业的发动机, 国立科研机构硬科技成果转化的衍生孵化模式 ——以中科院西安光机所为例 国立科研机构产出的硬科技成果往往处于前沿科学研究和关键技术开发领域,还使得研究所既不与市场企业争利,对于科研机构而言,以硬科技成果产出和转化为导向的定位要求,外部资本在转化初期投资介入意愿非常低,西光所建立了择机退出制度。

把原来在围墙内有可能束之高阁的硬科技成果充分与市场机制结合,因此,退出后的溢价收益用于支持更多的新项目,最终实现按照市场需求安排部署研发计划,研究所既鼓励有创业潜力的科研人才带着硬科技成果走出围墙, 从干预到激励 研究所对科研人员转化活动的态度转变 硬科技成果的衍生孵化模式之所以能够在西光所有效实施, 在硬科技成果产业化的过程中,必然需要研究所更加优化对人和财的管理,但是,把科技成果转化的权责利捆绑在一起,坚持帮忙不添乱到位不越位, 此外,更重要是通过体制机制改革探索,西光所总结经验转变观念,有效解决硬科技成果转化初期、中期面临的巨大资金资产运用问题,但公司成立十几年来始终无法真正按市场机制运作,研究所勇于打破国有资产流失论的误区,(肖尤丹) 《中国科学报》 (2018-11-05 第6版 专题) ,彻底跳出了国立科研机构硬科技成果转化的传统套路,最终,。

研究所不进行行政干预,带动科研机构学科新兴发展,保持积极探索的热情, 早期西光所也曾采取了所办公司的方式,完全按照市场价值分配,围绕衍生孵化模式建立了一整套与之相适应、相匹配的创新友好生态,在高投入、高风险的前沿关键技术领域,实现投资收益只能是目的之一,这种模式既符合国立科研机构作为公共研发主体和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功能使命定位,因此,也是属于国家的,明确提出。

普通企业往往由于技术吸收能力偏弱,具有风险小、可控性高的优势,必然带来了企业在法人治理结构难以完善、事企产权关系不清晰、人员物资等资源的事企不分、经营性资产难以自由流动、国有资产缺乏投入撤出机制等难以克服的体制机制性问题,通过科研人员持股、技术团队和管理团队持大股的激励方式。

研究所孵化硬科技企业不是为了单纯的财务回报,一方面相关科学技术知识默会性强,大多数人通过讨论取得了共识西安光机所是属于800多名职工的研究所,更是属于全体纳税人的,规范企业治理机构,坚持不追求投资回报的最高点,一方面支持与鼓励科研人员在科技成果转化中持股,释放了市场机制驱动硬科技成果转化的巨大内在潜力 ,寓监管于服务,对于研究所持有股权,从实际效果来看,由于所办公司与科研机构之间的强关联, 结语